墨澄月

青坊主x般若 脑洞后续

快过年了,大家看我表演一个片段灭文。

接上次的脑洞。




二.

 

般若浑身湿透的狼狈样被红叶肆意嘲笑了一番,但她还是又叮嘱了几句,若是碰上了不好对付的家伙不要自己硬碰硬。般若胡乱应付了几句,抱着衣服躲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不过是个路过的僧人罢了,过几天就会离开这里,没什么威胁。般若这样想着,却没办法无视心底的小小声音:既然如此,就去找他一起玩吧。一起玩吧。

是了,定是近来无聊的缘故。难得来了新奇的玩物,找他新鲜几日未尝不可。

般若打定了主意,才安心睡去。

 

第二日晌午,他便化形进了镇子去寻一坊。

还是比较好找的,毕竟镇子只有一家旅店。然而稍一打问,般若却得知那人眼下并不在。

“听说是西边成木家有妖物作祟,昨日终于来了位大师,今天可是一早就被请去啦。”老板如此说道。

般若摆出笑脸谢过他,出了门却没继续去寻,而是跳上了屋顶,安安静静地坐下等待。

那家的事情就是自己搞出来的,还是不要去凑这个热闹比较好。

他坐在那里,思绪飘出很远。

 

青坊主默默注视着屋顶上的金发少年。他站在那里有一会了,却也不在意来往之人侧目注意。

他在想,是否要渡了这个小小少年。

昨日里虽觉察到了对方的妖气,但没有他作恶的证据,便没有出手的理由。但今晨请他去驱邪的那户人家里残留的妖气,却和这个孩子一模一样。虽然没有闹出人命,但可怖的鬼面的的确确把他们折磨得不轻。

要动手么?

尚在犹疑,男孩却已经发现了他。青坊主看到他脸上瞬间浮现出惊喜,心里微微一动。然而就在般若起身想要跳下屋顶的时候——许是坐了太久腿麻了,他一个打滑,竟直直摔了下来。

“小心!”青坊主扔开禅杖,急急上前接住他。

 

好丢人!为什么每次见到这家伙都这么倒霉啊!!!般若在青坊主怀里羞愤地捂脸。

“没事吧?”对方关切地问。

好生气哦。可还是要继续伪装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“我没事!幸好一坊哥哥你接住了我。”般若搂住他的脖子不放手,脆弱的脖颈毫无防备,只要再用些力......

 

 

三.

 

“他说他要一路旅行去京都。”般若撑着小脸,没由来地说了一句。

红叶饶有兴致:“怎么,你想和他一起去?”

“怎么可能啦......”

“哦?那你忧愁什么?你可知道自从那个和尚来了以后,你变化有多大?”红叶觉得应该好好和般若谈谈,“那个肆无忌惮戏弄人类,捕杀猎物毫不手软的般若弟弟去了哪里,嗯?这么多年,我何时见你这么乖巧过?”

般若沉默了。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杀掉一坊,却屡屡停手。不过是个有趣的家伙罢了,为何下不了手呢。

到底还是小孩子啊,红叶叹了口气:“罢了,你若想去也不是不可,就当是出门历练吧,你也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。岚山一带有我认识的妖怪在,你若去了,他们也会替我照顾你。”

“红叶姐......”般若的眼眶湿了。

红叶拍拍他的小脸,又说道:“我只希望你能明白,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而那个人对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

 

四.

 

一起旅行已有一段时日,青坊主仍未明白般若所求为何。隐匿妖气跟随自己的美丽少年,仿佛真的是普通人家天真的孩童,每天缠着自己问东问西,甚至在自己诵读佛经时也会学上两句。

他想起很久以前的日日年年,无论是青灯古佛边,还是行于尘世,都只有佛法相伴左右。如今身边多了一个小小少年,,仿佛静默的湖泊被好动的小鱼打破安谧,他的生活也迎来难言好坏的变化。

每每看到般若的笑容,他心底都会有些微挣扎。他明白般若是真心对待自己,自己却隐瞒着他许多事情,譬如他早知少年是妖,譬如,他自己也是妖。

明明是同类,却都在做着与身份不合的事情啊。

 

 

五.

“一坊哥哥缘何行于世间,而不是安于寺庙呢?”

“若在动乱之中独善其身,受难之时岂有极乐。”

“诶?”

“鬼魅横行,白骨遍野,佛门清净不过妄言,为证禅心我才归入凡世,尽我所能驱除妖邪。”

“有这样的觉悟,一坊哥哥真是好人呐。也正是这样,我才能遇见你啊~”

“......”

“三日后我们就能到京都了是么?”

“是的,届时便可将你托付于令姐故人,不必再跟着我吃苦。”

“才没有吃苦!这些日子和一坊哥哥在一起我很开心,有危险的时候你都帮我挡下来啦!”

“可你还是受了伤。”青坊主轻轻抚过般若小腿的伤口,疤痕尚未褪去,在少年细嫩白皙的腿上十分突兀。

“没什么啦,比这更疼的我都......”意识到失言,般若急忙改口:“我将来也许......都会遇到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到了京都你就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了。”

“若我想继续和你在一起呢......?”

“......”

“京都不是你的终点吧,你将来还会继续去其他地方的对吧?我想......”般若还没说完,就被他打断——

“你还小,”青坊主摸摸他柔软的金发,“等你长大了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

 

 

六.

 

    这就是“更疼”的时候吗。

般若虚弱地缩在墙角,莹白的脸上满是血污。佛门法器于恶鬼可谓致命,伤口无法痊愈,血怕是快要流尽了。

青坊主。青坊主。青坊主。

他默念着这个名字,想起那个人牵着自己的手趟过溪水,背着自己翻过山岭,把自己护在身后打退妖物,撕开衣袖为自己包扎伤口,温柔的双手,令人安心的背影,关切的眉眼。

原来都是假的。

骗子,大骗子。

被喜欢的人抛弃,被在意的人欺骗,原来会这么痛吗。

 

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。

般若费力地睁眼。斗笠,锡杖,青白两色的长袍。

“呵......”般若快笑出来了,“大师是来渡我的么。”

“你不该杀人的。”

“哈......哈哈哈......我不杀他们,他们就要杀了你。”

“你不该为我染上杀孽。般若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我应该和他们一起杀了你。骗子。”般若不想看他,闭上了眼睛,“要动手就快点。”

却被青坊主小心翼翼地抱起,向外走去。“你今日如此,也有我的过错。我隐瞒你良多,若是早日坦诚,便不会害你到这般。”

“大师可是要把我交给那些和尚,免得脏了自己的手?”

“我没有资格渡你,般若。他们也没有。”

“你想怎样。”

“你会活下去。活下去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还有一件事不知道,我也是妖啊,般若。”青坊主这样说着,把他放在地上。

“你要干什么?!”般若不顾疼痛挣扎起来,却不能动弹——一个阵法把他紧紧束缚住。

“那些杀孽因我而起,便有我来承担。”青坊主摸摸他的头,就像曾经无数次安慰他那样,然后拨开他的额发,轻轻印下一吻。“这个阵法会把你送去安全的地方,不要怕。”

远处传来嘈杂声,有很多人在接近这里。

般若慌乱起来:“你不要这样,和我一起走好不好,我不生气你骗我啊和我一起走好不好!一坊!”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,视线已经模糊,却仍拼命伸手想拽住那人的衣角。

身下的阵法发出光芒,打着火把的人群也在逼近,弓箭,法杖,刀剑,那么多武器,晃得般若留下眼泪。

“不要哭啊,般若。抱歉让你受这么重的伤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失去意识前,般若看到那个人微笑着对自己说再见。

 

 

 

七.

 

般若在桃林里休养了好些时日,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,心上却始终插着一把刀刃,时常痛得呼吸不能。

一直没有青坊主的消息,他不知那人的生死,终日惶惶不安。

红叶得知他重伤,风尘仆仆赶来,却也只能看着般若一日日沉默下去。

桃花妖能生死人肉白骨,却医不了无药无解的心病。

 

 

 

八.

 

似曾相识的夕阳,似曾相识的晚风。

般若在溪边发着呆,想起和那个人初遇之时,是何等狼狈的模样。

身后传来脚步声,他以为是红叶喊他回去,头也不回便说道:“姐姐我再呆一会,天黑就会去啦。”

说话的人却不是红叶。“现在就回去吧,别着凉了。”

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叮嘱。

般若僵住了。他不敢回头,怕这又是一个脆弱的梦境。

青坊主用外袍罩住金发少年,抱起他向桃林走去。“说了好好照顾自己,你果然没听啊。”

“欢迎回来......”般若把头埋在他怀里,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。

“我回来了,般若。”




END


没啦没啦,脑洞而已,到此为止啦~

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~



一个脑洞。

青坊主x般若,一个全世界仿佛只有我吃的cp。
清冷独行的俊秀僧侣和感情浓烈奢望同伴的美貌正太。
相遇后一个产生兴趣伪装自己一路跟随,一个心如明镜却不动声色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