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澄月

Ende für uns (6)


*丢了大纲以后就不记得自己到底要写什么了

*略OOC

*好想直接跳到结局

Chapter 06

 

夜刀神狗朗刚刚完成药剂的调配,就听到远处隐约传来轰鸣。他皱皱眉,和安娜悄悄说了几句。

草薙戴好面罩,去仓库敲晕了威斯曼扛了出来。Neko蹦蹦跳跳跟在后面,看样子编故事编得很成功。

“941225,他猜的密码~”她汇报道。

    周防看看表,时间差不多了。

“准备好,我们冲出去。”

 

和清秀的外表不同,夜刀神的开车风格和周防有的一拼。毫不犹豫撞开大门,加速,转弯,超过其他车辆,甚至在另一条路上开始逆行。无视东倒西歪的Neko的抗议,一路疾驰。

伏见推推歪掉的眼镜:“技术不错。来之前室长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来scepter 4就职。”

夜刀神一脸严肃:“我只效忠于一言大人。”说罢猛地一打方向盘躲过一辆车,伏见一头撞在车窗玻璃上。

伏见:“呵。”

 

他们本计划在车上直接进入二层梦境,然后由夜刀神在这一层梦境开车躲开映射,却没想到会有一艘难搞定的“Himmelreich”,只好临时改变计划,更换交通工具——

直升机。

在这辆车报废之前,他们终于在某个私人停机坪一个急刹停了下来。

匆忙跳下车进入直升机坐稳,夜刀神准备好仪器,看他们喝下药剂,然后也给威斯曼注射。最后再检查一下众人的安全带,他坐回驾驶座,深吸一口气。

而这一边,喝完药剂以后草薙才想起来一件至关重要的事——

“尊!!!你还没说到下一层梦境要怎么做!”

“......”周防并不太想说,但还是勉强吐出三个字:“告诉他。”

“告诉他?”草薙内心大喊不妙,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药剂生效。没来得及吼出一句“我要宰了你”,他便被强行拽入黑暗。

虽然很好奇周防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这并不是夜刀神眼下最关心的问题。注意到远处渐渐逼近的银白色,他在仪表盘上操作一番,启动了直升机。毕竟不是军用型,不能以速度见长,也不能确定灵敏性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后面的几个人坐得很舒服......

既然这样,就要靠自己了。根据计划,他要在最后的时间内赶去蓝色奇迹大桥,在那里完成“kick”,在此期间如果被飞艇击中,那他们也就完蛋了。少年一边在脑中描摹着地图,一边加速上升,绕过飞艇,朝市区飞去。

 

 

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蓝呢~金发青年这样想着,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。刚下过雨的草地不适合躺下,于是他只是站在那里,静静眺望着远方。

虽然总是入梦研究让他有些吃不消,但是这种闲暇的时间也不会给他太大的愉悦。以前有空的时候,十束可以和安娜镰本研究新的菜品,在酒吧摆出自己刚刚淘来的宝贝,在八田听不懂的解说下反复练习怎么也学不会的滑板,然后在草薙挽袖子揍人之前笑嘻嘻地跑出门去买食材,偶尔还能拽上周防一起......

在眼泪掉出来之前,十束难得的休憩被打断。

“十束先生,请跟我来,有人来探望你。”三科站在草坪边上喊他。

“诶?”十束难以置信地眨眨眼。

他感觉自己收到了惊吓。他完全想不到会有谁能够来见被秘密关押的自己,难道又要被转移了?他忐忑地跟过去。穿过长长的玻璃走道,来到他从没到过的房间门口。

门后有意想不到的人在等待他。

 

 

“诶?”威斯曼一脸迷茫地看看四周,这里是......研究所的餐厅?可能是考虑到研究人员的工作枯燥,为了最大限度地照顾他们的心情,研究所的其他地方设计都很人性,餐厅就是其中之一,除去日常就餐的地方,还有喝茶看书的座位和偏居一隅的小酒吧。而他眼下就坐在这里,面前是一杯埃尔巴赫黑啤——来自自己最爱的巴伐利亚工艺。

等等,总感觉哪里不对。但他没来得及细想,因为有人在和他说话——

“那就先这样吧,威斯曼。”

“嗯?啊,Herr Frings......”他回头一看,是自己的同事。

对方并没有察觉到他不对劲,放下酒杯起身,离开前还叮嘱一句:“我先回去了。别忘了下午来我办公室。”

“啊,好、好的。”威斯曼虽然摸不着头脑,但还是回应道。

这时,红发的男人来到了他身边。

“阿道夫·K·威斯曼。”

“Hi?您是......”

“周防尊。这里的安全主管。”

“诶?保安部换人了......?”日本姓氏......是中尉那边的人?

“不,是特殊领域。潜意识的安全问题。”

对方金色的眸子让威斯曼感到莫名的威压。潜意识?威斯曼猛地反应过来——“你是说盗梦?!”他注意到杯中啤酒反重力的倾斜和窗外奇怪的光线,的确是在梦境里!他强迫自己冷静,但各种思绪乱成一团。我为什么在这里?我之前应该是在......市区?然后发生了什么?这个人来自日本,应该是中尉的手下。那我之前见过他么?姐姐应该没说过这件事,姐姐......姐姐在哪里?!

威斯曼的慌乱使得周围所有的映射都直直地瞪着周防,敌意在蔓延。

“冷静下来。我是来保护你的。”周防掏出一个小小的徽章。

那是一只金色的兔子,带着奇异的花纹。威斯曼稍稍平复下来:“你是中尉派来的。”

“你虽然武装过自己的潜意识,但那并非无懈可击,有经验的盗梦者懂得如何应付。”周防收起刚刚让安娜临时造的徽章,面不改色继续编。

 

餐厅另一头的角落,隔着盆栽悄悄观察的几个人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尊真是太胡来了!这么危险的事情居然不跟我们商量!”草薙抱怨道。

“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。”安娜说。
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伏见啪啪啪地敲着键盘入侵这里的系统,随口敷衍着。

“Nya?为什么危险?”Neko不明所以。她刚才按周防的要求继续扮成Frings转移威斯曼的注意力,现在恢复了原貌挽着安娜和她挤在一起。

“因为尊要告诉威斯曼他在做梦,一旦目标意识到这一点,我们就会引起映射的注意,随时会被攻击。”安娜解释说。

“我有一次可是直接被映射从顶楼给推下去了。”草薙一脸崩溃。

“没关系,看样子尊是成功了。”安娜又朝吧台张望了一眼,这一眼却让她惊呆了。

“安娜,怎么了?”草薙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——

金发的青年正迈着轻巧的步子向吧台走去,似乎是觉察到他们的目光,回过头微笑着招招手,用口型说了句“好久不见”。

“!!!”差点冲过去的草薙被一脸震惊差点扔了电脑的伏见拽住:“草薙哥冷静点!”

“那个人是?”Neko有点被他们的反应吓到。

“居然在这里就出现了......魅影......”草薙痛苦地捂住脸,给他们解释道:“那个十束,是尊潜意识的映射......”

 

“仔细想想,你来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。”

威斯曼按着头努力回忆:“我在街边喝咖啡,然后......被绑架了......他们说姐姐留下了东西,要保险箱密码......Herr Frings......他也在那里!”

“也被绑架?”周防问。

“是的。”威斯曼回答,却紧接着感觉到不对。如果Herr Frings也被绑架,那刚才的他?

看到威斯曼脸色有变,周防继续说道:“那个人有问题。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,周防全身都僵住了。

金发青年自然而然地坐到周防旁边,要了一杯红酒。

“你是?”威斯曼问。

“我是十束多多良,尊的助手。请您不要担心。”接过酒杯,“十束”朝威斯曼微笑道。

“啊,你好。”威斯曼点头致意,然后问周防:“周防先生,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

“稍等一下,我们有事要处理一下。”扔下这句话和一头雾水的威斯曼,周防一把抓起“十束”朝外走去。

而远处角落里的草薙已经快晕厥了。两个女孩只能尽力安慰他,一旁的伏见皱着眉头抓紧时间继续黑研究所的电脑系统。

 

“你想怎样。”周防盯着“十束”,满是疲惫。

青年一如既往地微笑着,轻轻抚上周防的脸:“啊啦~King好冷淡。我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你,感到寂寞了呢~”

“别来捣乱。”周防别过脸,躲开了那只细白的手。

“十束”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然后假装毫不在意地放下手。

“我本来只是想远远看看你,结果还是想和你说话,没忍住就过去了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“King......为什么这么讨厌我?”

周防没说话,只是静静注视“十束”一会,最后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。

“King!”金发青年焦急地呼唤对方,高大的背影却还是把他撇下。

没有回头。

“King......”眼泪快要从漂亮的琥珀色眸子溢出来,却被他笑着用力抹去。

“别逼我啊......King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