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澄月

青坊主x般若 脑洞后续

快过年了,大家看我表演一个片段灭文。

接上次的脑洞。




二.

 

般若浑身湿透的狼狈样被红叶肆意嘲笑了一番,但她还是又叮嘱了几句,若是碰上了不好对付的家伙不要自己硬碰硬。般若胡乱应付了几句,抱着衣服躲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不过是个路过的僧人罢了,过几天就会离开这里,没什么威胁。般若这样想着,却没办法无视心底的小小声音:既然如此,就去找他一起玩吧。一起玩吧。

是了,定是近来无聊的缘故。难得来了新奇的玩物,找他新鲜几日未尝不可。

般若打定了主意,才安心睡去。

 

第二日晌午,他便化形进了镇子去寻一坊。

还是比较好找的,毕竟镇子只有一家旅店。然而稍一打问,般若却得知那人眼下并不在。

“听说是西边成木家有妖物作祟,昨日终于来了位大师,今天可是一早就被请去啦。”老板如此说道。

般若摆出笑脸谢过他,出了门却没继续去寻,而是跳上了屋顶,安安静静地坐下等待。

那家的事情就是自己搞出来的,还是不要去凑这个热闹比较好。

他坐在那里,思绪飘出很远。

 

青坊主默默注视着屋顶上的金发少年。他站在那里有一会了,却也不在意来往之人侧目注意。

他在想,是否要渡了这个小小少年。

昨日里虽觉察到了对方的妖气,但没有他作恶的证据,便没有出手的理由。但今晨请他去驱邪的那户人家里残留的妖气,却和这个孩子一模一样。虽然没有闹出人命,但可怖的鬼面的的确确把他们折磨得不轻。

要动手么?

尚在犹疑,男孩却已经发现了他。青坊主看到他脸上瞬间浮现出惊喜,心里微微一动。然而就在般若起身想要跳下屋顶的时候——许是坐了太久腿麻了,他一个打滑,竟直直摔了下来。

“小心!”青坊主扔开禅杖,急急上前接住他。

 

好丢人!为什么每次见到这家伙都这么倒霉啊!!!般若在青坊主怀里羞愤地捂脸。

“没事吧?”对方关切地问。

好生气哦。可还是要继续伪装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“我没事!幸好一坊哥哥你接住了我。”般若搂住他的脖子不放手,脆弱的脖颈毫无防备,只要再用些力......

 

 

三.

 

“他说他要一路旅行去京都。”般若撑着小脸,没由来地说了一句。

红叶饶有兴致:“怎么,你想和他一起去?”

“怎么可能啦......”

“哦?那你忧愁什么?你可知道自从那个和尚来了以后,你变化有多大?”红叶觉得应该好好和般若谈谈,“那个肆无忌惮戏弄人类,捕杀猎物毫不手软的般若弟弟去了哪里,嗯?这么多年,我何时见你这么乖巧过?”

般若沉默了。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杀掉一坊,却屡屡停手。不过是个有趣的家伙罢了,为何下不了手呢。

到底还是小孩子啊,红叶叹了口气:“罢了,你若想去也不是不可,就当是出门历练吧,你也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。岚山一带有我认识的妖怪在,你若去了,他们也会替我照顾你。”

“红叶姐......”般若的眼眶湿了。

红叶拍拍他的小脸,又说道:“我只希望你能明白,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而那个人对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

 

四.

 

一起旅行已有一段时日,青坊主仍未明白般若所求为何。隐匿妖气跟随自己的美丽少年,仿佛真的是普通人家天真的孩童,每天缠着自己问东问西,甚至在自己诵读佛经时也会学上两句。

他想起很久以前的日日年年,无论是青灯古佛边,还是行于尘世,都只有佛法相伴左右。如今身边多了一个小小少年,,仿佛静默的湖泊被好动的小鱼打破安谧,他的生活也迎来难言好坏的变化。

每每看到般若的笑容,他心底都会有些微挣扎。他明白般若是真心对待自己,自己却隐瞒着他许多事情,譬如他早知少年是妖,譬如,他自己也是妖。

明明是同类,却都在做着与身份不合的事情啊。

 

 

五.

“一坊哥哥缘何行于世间,而不是安于寺庙呢?”

“若在动乱之中独善其身,受难之时岂有极乐。”

“诶?”

“鬼魅横行,白骨遍野,佛门清净不过妄言,为证禅心我才归入凡世,尽我所能驱除妖邪。”

“有这样的觉悟,一坊哥哥真是好人呐。也正是这样,我才能遇见你啊~”

“......”

“三日后我们就能到京都了是么?”

“是的,届时便可将你托付于令姐故人,不必再跟着我吃苦。”

“才没有吃苦!这些日子和一坊哥哥在一起我很开心,有危险的时候你都帮我挡下来啦!”

“可你还是受了伤。”青坊主轻轻抚过般若小腿的伤口,疤痕尚未褪去,在少年细嫩白皙的腿上十分突兀。

“没什么啦,比这更疼的我都......”意识到失言,般若急忙改口:“我将来也许......都会遇到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到了京都你就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了。”

“若我想继续和你在一起呢......?”

“......”

“京都不是你的终点吧,你将来还会继续去其他地方的对吧?我想......”般若还没说完,就被他打断——

“你还小,”青坊主摸摸他柔软的金发,“等你长大了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

 

 

六.

 

    这就是“更疼”的时候吗。

般若虚弱地缩在墙角,莹白的脸上满是血污。佛门法器于恶鬼可谓致命,伤口无法痊愈,血怕是快要流尽了。

青坊主。青坊主。青坊主。

他默念着这个名字,想起那个人牵着自己的手趟过溪水,背着自己翻过山岭,把自己护在身后打退妖物,撕开衣袖为自己包扎伤口,温柔的双手,令人安心的背影,关切的眉眼。

原来都是假的。

骗子,大骗子。

被喜欢的人抛弃,被在意的人欺骗,原来会这么痛吗。

 

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。

般若费力地睁眼。斗笠,锡杖,青白两色的长袍。

“呵......”般若快笑出来了,“大师是来渡我的么。”

“你不该杀人的。”

“哈......哈哈哈......我不杀他们,他们就要杀了你。”

“你不该为我染上杀孽。般若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我应该和他们一起杀了你。骗子。”般若不想看他,闭上了眼睛,“要动手就快点。”

却被青坊主小心翼翼地抱起,向外走去。“你今日如此,也有我的过错。我隐瞒你良多,若是早日坦诚,便不会害你到这般。”

“大师可是要把我交给那些和尚,免得脏了自己的手?”

“我没有资格渡你,般若。他们也没有。”

“你想怎样。”

“你会活下去。活下去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还有一件事不知道,我也是妖啊,般若。”青坊主这样说着,把他放在地上。

“你要干什么?!”般若不顾疼痛挣扎起来,却不能动弹——一个阵法把他紧紧束缚住。

“那些杀孽因我而起,便有我来承担。”青坊主摸摸他的头,就像曾经无数次安慰他那样,然后拨开他的额发,轻轻印下一吻。“这个阵法会把你送去安全的地方,不要怕。”

远处传来嘈杂声,有很多人在接近这里。

般若慌乱起来:“你不要这样,和我一起走好不好,我不生气你骗我啊和我一起走好不好!一坊!”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,视线已经模糊,却仍拼命伸手想拽住那人的衣角。

身下的阵法发出光芒,打着火把的人群也在逼近,弓箭,法杖,刀剑,那么多武器,晃得般若留下眼泪。

“不要哭啊,般若。抱歉让你受这么重的伤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失去意识前,般若看到那个人微笑着对自己说再见。

 

 

 

七.

 

般若在桃林里休养了好些时日,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,心上却始终插着一把刀刃,时常痛得呼吸不能。

一直没有青坊主的消息,他不知那人的生死,终日惶惶不安。

红叶得知他重伤,风尘仆仆赶来,却也只能看着般若一日日沉默下去。

桃花妖能生死人肉白骨,却医不了无药无解的心病。

 

 

 

八.

 

似曾相识的夕阳,似曾相识的晚风。

般若在溪边发着呆,想起和那个人初遇之时,是何等狼狈的模样。

身后传来脚步声,他以为是红叶喊他回去,头也不回便说道:“姐姐我再呆一会,天黑就会去啦。”

说话的人却不是红叶。“现在就回去吧,别着凉了。”

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叮嘱。

般若僵住了。他不敢回头,怕这又是一个脆弱的梦境。

青坊主用外袍罩住金发少年,抱起他向桃林走去。“说了好好照顾自己,你果然没听啊。”

“欢迎回来......”般若把头埋在他怀里,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。

“我回来了,般若。”




END


没啦没啦,脑洞而已,到此为止啦~

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~



一个脑洞。

青坊主x般若,一个全世界仿佛只有我吃的cp。
清冷独行的俊秀僧侣和感情浓烈奢望同伴的美貌正太。
相遇后一个产生兴趣伪装自己一路跟随,一个心如明镜却不动声色......

不想输太惨所以还是来拉票,希望大家可以给十束多多良投一票♡投票可以参与抽奖啦♡现金现金♡http://m.weibo.cn/3178289125/4055122906522785?sourceType=sms&from=106B295010&wm=20005_0002
希望大家可以为十束应援

正准备转战fgo
结果看见声优是呆谷
瞬间活过来
有人吃青坊主和般若的cp吗!!!!!!
为了这两只的声优我决定现在就挖坑。。。
而且看起来属性也很萌诶!

这!?这最后一幕?!
如何让我相信他们之后没有找个房间然后酱酱酿酿
诶嘿。诶嘿嘿嘿。

下单一时爽,补款火葬场。QAQ求盾冬圈可爱的妹子们带走~
走闲鱼不包邮QAQ
详见最后一图
视情况可能需要捆本QAQ

Ende für uns (6)


*丢了大纲以后就不记得自己到底要写什么了

*略OOC

*好想直接跳到结局

Chapter 06

 

夜刀神狗朗刚刚完成药剂的调配,就听到远处隐约传来轰鸣。他皱皱眉,和安娜悄悄说了几句。

草薙戴好面罩,去仓库敲晕了威斯曼扛了出来。Neko蹦蹦跳跳跟在后面,看样子编故事编得很成功。

“941225,他猜的密码~”她汇报道。

    周防看看表,时间差不多了。

“准备好,我们冲出去。”

 

和清秀的外表不同,夜刀神的开车风格和周防有的一拼。毫不犹豫撞开大门,加速,转弯,超过其他车辆,甚至在另一条路上开始逆行。无视东倒西歪的Neko的抗议,一路疾驰。

伏见推推歪掉的眼镜:“技术不错。来之前室长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来scepter 4就职。”

夜刀神一脸严肃:“我只效忠于一言大人。”说罢猛地一打方向盘躲过一辆车,伏见一头撞在车窗玻璃上。

伏见:“呵。”

 

他们本计划在车上直接进入二层梦境,然后由夜刀神在这一层梦境开车躲开映射,却没想到会有一艘难搞定的“Himmelreich”,只好临时改变计划,更换交通工具——

直升机。

在这辆车报废之前,他们终于在某个私人停机坪一个急刹停了下来。

匆忙跳下车进入直升机坐稳,夜刀神准备好仪器,看他们喝下药剂,然后也给威斯曼注射。最后再检查一下众人的安全带,他坐回驾驶座,深吸一口气。

而这一边,喝完药剂以后草薙才想起来一件至关重要的事——

“尊!!!你还没说到下一层梦境要怎么做!”

“......”周防并不太想说,但还是勉强吐出三个字:“告诉他。”

“告诉他?”草薙内心大喊不妙,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药剂生效。没来得及吼出一句“我要宰了你”,他便被强行拽入黑暗。

虽然很好奇周防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这并不是夜刀神眼下最关心的问题。注意到远处渐渐逼近的银白色,他在仪表盘上操作一番,启动了直升机。毕竟不是军用型,不能以速度见长,也不能确定灵敏性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后面的几个人坐得很舒服......

既然这样,就要靠自己了。根据计划,他要在最后的时间内赶去蓝色奇迹大桥,在那里完成“kick”,在此期间如果被飞艇击中,那他们也就完蛋了。少年一边在脑中描摹着地图,一边加速上升,绕过飞艇,朝市区飞去。

 

 

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蓝呢~金发青年这样想着,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。刚下过雨的草地不适合躺下,于是他只是站在那里,静静眺望着远方。

虽然总是入梦研究让他有些吃不消,但是这种闲暇的时间也不会给他太大的愉悦。以前有空的时候,十束可以和安娜镰本研究新的菜品,在酒吧摆出自己刚刚淘来的宝贝,在八田听不懂的解说下反复练习怎么也学不会的滑板,然后在草薙挽袖子揍人之前笑嘻嘻地跑出门去买食材,偶尔还能拽上周防一起......

在眼泪掉出来之前,十束难得的休憩被打断。

“十束先生,请跟我来,有人来探望你。”三科站在草坪边上喊他。

“诶?”十束难以置信地眨眨眼。

他感觉自己收到了惊吓。他完全想不到会有谁能够来见被秘密关押的自己,难道又要被转移了?他忐忑地跟过去。穿过长长的玻璃走道,来到他从没到过的房间门口。

门后有意想不到的人在等待他。

 

 

“诶?”威斯曼一脸迷茫地看看四周,这里是......研究所的餐厅?可能是考虑到研究人员的工作枯燥,为了最大限度地照顾他们的心情,研究所的其他地方设计都很人性,餐厅就是其中之一,除去日常就餐的地方,还有喝茶看书的座位和偏居一隅的小酒吧。而他眼下就坐在这里,面前是一杯埃尔巴赫黑啤——来自自己最爱的巴伐利亚工艺。

等等,总感觉哪里不对。但他没来得及细想,因为有人在和他说话——

“那就先这样吧,威斯曼。”

“嗯?啊,Herr Frings......”他回头一看,是自己的同事。

对方并没有察觉到他不对劲,放下酒杯起身,离开前还叮嘱一句:“我先回去了。别忘了下午来我办公室。”

“啊,好、好的。”威斯曼虽然摸不着头脑,但还是回应道。

这时,红发的男人来到了他身边。

“阿道夫·K·威斯曼。”

“Hi?您是......”

“周防尊。这里的安全主管。”

“诶?保安部换人了......?”日本姓氏......是中尉那边的人?

“不,是特殊领域。潜意识的安全问题。”

对方金色的眸子让威斯曼感到莫名的威压。潜意识?威斯曼猛地反应过来——“你是说盗梦?!”他注意到杯中啤酒反重力的倾斜和窗外奇怪的光线,的确是在梦境里!他强迫自己冷静,但各种思绪乱成一团。我为什么在这里?我之前应该是在......市区?然后发生了什么?这个人来自日本,应该是中尉的手下。那我之前见过他么?姐姐应该没说过这件事,姐姐......姐姐在哪里?!

威斯曼的慌乱使得周围所有的映射都直直地瞪着周防,敌意在蔓延。

“冷静下来。我是来保护你的。”周防掏出一个小小的徽章。

那是一只金色的兔子,带着奇异的花纹。威斯曼稍稍平复下来:“你是中尉派来的。”

“你虽然武装过自己的潜意识,但那并非无懈可击,有经验的盗梦者懂得如何应付。”周防收起刚刚让安娜临时造的徽章,面不改色继续编。

 

餐厅另一头的角落,隔着盆栽悄悄观察的几个人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尊真是太胡来了!这么危险的事情居然不跟我们商量!”草薙抱怨道。

“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。”安娜说。
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伏见啪啪啪地敲着键盘入侵这里的系统,随口敷衍着。

“Nya?为什么危险?”Neko不明所以。她刚才按周防的要求继续扮成Frings转移威斯曼的注意力,现在恢复了原貌挽着安娜和她挤在一起。

“因为尊要告诉威斯曼他在做梦,一旦目标意识到这一点,我们就会引起映射的注意,随时会被攻击。”安娜解释说。

“我有一次可是直接被映射从顶楼给推下去了。”草薙一脸崩溃。

“没关系,看样子尊是成功了。”安娜又朝吧台张望了一眼,这一眼却让她惊呆了。

“安娜,怎么了?”草薙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——

金发的青年正迈着轻巧的步子向吧台走去,似乎是觉察到他们的目光,回过头微笑着招招手,用口型说了句“好久不见”。

“!!!”差点冲过去的草薙被一脸震惊差点扔了电脑的伏见拽住:“草薙哥冷静点!”

“那个人是?”Neko有点被他们的反应吓到。

“居然在这里就出现了......魅影......”草薙痛苦地捂住脸,给他们解释道:“那个十束,是尊潜意识的映射......”

 

“仔细想想,你来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。”

威斯曼按着头努力回忆:“我在街边喝咖啡,然后......被绑架了......他们说姐姐留下了东西,要保险箱密码......Herr Frings......他也在那里!”

“也被绑架?”周防问。

“是的。”威斯曼回答,却紧接着感觉到不对。如果Herr Frings也被绑架,那刚才的他?

看到威斯曼脸色有变,周防继续说道:“那个人有问题。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,周防全身都僵住了。

金发青年自然而然地坐到周防旁边,要了一杯红酒。

“你是?”威斯曼问。

“我是十束多多良,尊的助手。请您不要担心。”接过酒杯,“十束”朝威斯曼微笑道。

“啊,你好。”威斯曼点头致意,然后问周防:“周防先生,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

“稍等一下,我们有事要处理一下。”扔下这句话和一头雾水的威斯曼,周防一把抓起“十束”朝外走去。

而远处角落里的草薙已经快晕厥了。两个女孩只能尽力安慰他,一旁的伏见皱着眉头抓紧时间继续黑研究所的电脑系统。

 

“你想怎样。”周防盯着“十束”,满是疲惫。

青年一如既往地微笑着,轻轻抚上周防的脸:“啊啦~King好冷淡。我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你,感到寂寞了呢~”

“别来捣乱。”周防别过脸,躲开了那只细白的手。

“十束”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然后假装毫不在意地放下手。

“我本来只是想远远看看你,结果还是想和你说话,没忍住就过去了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“King......为什么这么讨厌我?”

周防没说话,只是静静注视“十束”一会,最后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。

“King!”金发青年焦急地呼唤对方,高大的背影却还是把他撇下。

没有回头。

“King......”眼泪快要从漂亮的琥珀色眸子溢出来,却被他笑着用力抹去。

“别逼我啊......King。”

总有刁民想抢朕的老婆!!!!!小操已经和我结婚辣!(☆_☆)


收到了苍穹的明信片!感谢坑里的小伙伴嗷嗷嗷太开心了~\(≧▽≦)/~第一次收到【陌生人】寄来的礼物啊(ฅ>ω<*ฅ)简直就是祝福(☆_☆)


看完24已经不敢奢望一总的未来了。。。只想说说给我震撼最大的晖。(ಥ_ಥ)现在的制作组对kaji到底有着怎样扭曲的爱意,碰上了就往死里虐😭直到最后我都以为广登他们会把小晖送下车。。。结果我还是太天真了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老冲怎么可能按常理出牌!!!居然就这么碎了啊啊啊啊啊啊!明明美三香都吐回来了。。。双胞胎的感情好不容易升温了。。。里奈醒来知道小晖不在了该。。。(ಥ_ಥ)上战场前愈加坚定的决心,对姐姐倾吐的心里话,切掉里奈连接的决绝,列车上见到故人的泪水。。。那个哭腔真是(ಥ_ಥ)我都没反应过来眼泪就下来了,kaji的功力真是越来越😭😭😭最后的最后定格的zero机还保持着支撑的姿态,驾驶员却已经归于尘世。张开的手臂仿佛想要拥抱那个即将到来的未来,他却再也看不到。


【(ಥ_ಥ)一定是因为kaji太贵了所以制作组这么欺负他!】